亚裔细分数据帮扶莘莘学子,挽救生命

最近一些不了解情况的华人组织带领了几场抗议亚裔数据细分的游行。这些活动在亚裔教育者和社区群体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以下的阐述来自一位桃李满天下的园丁,她帮助亚裔和太平洋岛裔的学生已经有近二十年的时光。她的学生当中也有许多的华裔学子。

Erica在高中的学业一直很成功。她的亚裔移民父母激励了她的学术发展。但是当她准备上大学时,她努力挣扎着才能勉强跟上所有的课,并且在这时意识到她其实对父母所期望的预备医科不感兴趣。当其他同学都轻松地交上朋友时,参加着丰富多彩的校园活动时,Erica却因为害怕考试不及格,而不敢把时间花在书本之外的任何事情上。尽管她的学习时间增加了,她的与世隔绝和学术焦虑开始侵蚀她的自信心。她在大学的归属感直线下降,开始担心会让父母失望,并为此分外焦虑。在第一个学期末,大学通知了她留校察看。Erica并没有在学校内寻找有力渠道和服务来帮助她解决问题,而是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

作为学生事务的专职人员,我经常和像Erica一样的本科生打交道。事实上,在我工作过的一个校园里三年内就有四个亚裔学生自杀。与此同时,学生事务职业网络内正在讨论着另一起恶性事件:Elizabeth Shin在麻省理工大学的宿舍里将自己点燃。这似乎成了一场在全国范围内爆发的亚裔学生自杀潮。

我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帮扶亚裔、太平洋岛裔(AAPI)学生,和他们一起解决在社交和学习中的挑战并做最好的规划和发展。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大学里的咨询辅导处,学术支持和职业规划部门等都很少将援手伸向亚裔太平洋岛裔学生。因为大学将所有亚太平洋岛裔 都集合在一起来看淘汰率和毕业率。由于亚太平洋岛裔作为一个整体在方方面面对很成功如低淘汰率和高于平均的毕业率,因此大学就没必要刻意去区分亚太平洋岛裔在大学生活中存在的多样化教育需求。

在亚裔学生互动的过程中,我发现来自不同族裔的学生对大学生活的体验也有不同。很遗憾的是,我很少接触太平洋岛裔的学生,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由于体制壁垒而与高等教育无缘。

专业的教职人员有责任发现包括亚太平洋岛裔(AAPI)在内的所有学生的教育需求,并且为他们争取有针对性的项目和资源 。在大学管理中,每一个项目的变化或发展都需要以事实为根据的合理解释。每当我与资深的校方领导接触并提议新的针对性项目时,他们经常问:“你的提议有什么数据能证明吗?我们用的(AAPI)亚太平洋岛裔数据显示他们没有什么困难啊。”

(AAPI)亚太平洋岛裔是一个多样的大群体,其中的各个族群在经济上、政治上、移民/难民身份、出生地、教育水平和社会的背景与经验都有很大不同。族裔,性别和经济阶层使得这些学生在教育上的需求大相径庭。

因此,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近500位亚裔和太平洋岛裔教职人员签署了一封公开信来支持族群细分数据。 K-12 和高等教育的教职人员需要数据来了解如何才能从方方面面帮助各种各样的学生成才。这样教育者就能更好的履行他们的职责,满足不同学生在教育上的多样需求,学校也能更有效的规划和发展项目 。反对细分的人担心细分数据会让族裔配额限制华裔学生上他们理想的大学。然而美国最高法院已经将许多族裔加分系统和配额制的案例定性为违宪。这些人同时还质疑为什么细分数据只关注(AAPI) 亚太平洋岛裔群体。尽管很多群体都关心这一问题,但在学生和社区中对教育领域族裔细分大力拥护的,多是亚太平洋岛裔和来自中东的社区。

今年秋天是亚太平洋岛裔大学生说服加州大学系统搜集亚裔细分数据的第十年。这些学生希望加州大学系统能有证据证明他们各自独特而多样的教育需求和健康。作为学生,他们希望能有充足的数据来为(AAPI )亚太平洋岛裔同学争取必要的教育资源,保证学业成就,心理和生理健康,和社会发展。

族裔细分数据对于凸显(AAPI)亚太平洋岛裔学生的教育需求有着重要作用。有了这些数据,教职人员和学校就能:

  • 有效地申请联邦补助金,比如亚裔美洲原住民太平洋岛裔服务机构补助金项目
  • 为家长和家庭在开学、毕业典礼上提供相应的(AAPI)亚太平洋岛裔语言服务
  • 为经济援助,奖学金和其他校园信息提供相应的(AAPI)亚太平洋岛裔语言服务
  • 指出(AAPI)亚太平洋岛裔学生群体在利用例如咨询和学术帮助中心在内的教育资源时的不足,并扩大服务范围,改善针对不同 学生的项目。
  • 评估并提出针对亚太平洋岛裔学生的课程改善
  • 发现(AAPI)亚太平洋岛裔学生可能经受的族裔歧视和仇恨事件,了解过程并发展具有文化针对性的帮扶项目
  • 发展具有文化针对性的指导,领导力,职业规划项目

总而言之,针对(AAPI)亚太平洋岛裔学生的教育需求,族裔细分数据成为帮助教育者改善和提升具有文化针对性支持服务的有力工具。

*“Erica”是虚构人物,集合了我作为学生事务专职人员所带过的许多学生的经历


OiYan Poon 是科罗拉多州立大学高等教育领导学的助理教授。Poon博士也是美国教育研究组织亚太平洋岛裔美国人教育研究会Research on the Education of Asian Pacific Americans (REAPA) 特殊利益群体的主席。她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获得了教育学博士学位主攻亚裔美国人研究方向。在这之前,她是乔治梅森大学亚太平洋岛裔学生事务部主任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学生事务官。